世界第3例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巴西病人

2020-07-09 網絡 網絡

研究人員7月7日表示,巴西一位艾滋病患接受使用多種抗病毒藥物雞尾酒療法后,一年多來未再出現病癥,可能是世界首位未經骨髓移植就實際上痊愈的患者,或許是艾滋病治療的重大突破。

研究人員7月7日表示,巴西一位艾滋病患接受使用多種抗病毒藥物雞尾酒療法后,一年多來未再出現病癥,可能是世界首位未經骨髓移植就實際上痊愈的患者,或許是艾滋病治療的重大突破。

全球如今有數以千萬計艾滋病毒感染者,雖然如今感染者不像以往一樣等于被判了死刑,但病患必須終生服藥。近年只有兩位代號「柏林」(Berlin)與「倫敦」(London)的男性病患,在接受用來治療癌癥的高風險干細胞骨髓移植手術后似乎治愈。

詳細報道:

為什么“柏林病人”的艾滋病能夠被治愈?

The Lancet HIV:艾滋病治愈”全球第二人,“倫敦病人”身份公布

如今一支國際研究團隊的研究人員認為,他們或許已讓第3位病人接受不同藥物療程后不再出現感染徵象。這位34歲的巴西病患2012年被診斷出感染艾滋病毒(HIV)。他在這項研究中接受數種抗反轉錄病毒藥物(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治療48周,看看是否能幫他去除體內病毒。他至今已超過57周未接受治療,但接受艾滋病毒檢測一直呈陰性反應。

巴西圣保羅大學(University of Sao Paulo)傳染病專家狄亞士(Ricardo Diaz)說,這位病患可被視為已擺脫艾滋病毒。
以上內容是“巴西HIV治愈患者”或“第三例HIV治愈患者”的報道,今天這個視頻提前上傳到了大會視頻網站,引起了媒體廣泛報道。這個病例來自于巴西2014年開展的SPARC-7臨床試驗。該治愈試驗給予了30名受試者應用了DTG + CCR5抑制劑Maraviroc + 一種儲藏庫激活劑煙酰胺(NAM)。

其中一名35歲患者(ID 3.2),2012年10月確診HIV感染,2012年12月開始AZT/3TC+EFV抗病毒治療。該患者2015年9月進入上述SPARC-7研究,2016年9月研究結束,2019年3月開始實驗性停藥ATI?;颊咴谠囼炂陂g,發生了短暫blip,證明儲藏庫可能被NAM釋放。ATI病毒載量不反彈是評價HIV治愈的金標準,該患者在ATI期間,其病毒載量均檢測不到。

神奇的是,在ATI之前,NAM治療之后,這個患者HIV DNA逐漸檢測不到,而應用VOA assay不能釋放出HIV病毒,說明其儲藏庫逐漸消失。更神奇的是,在ATI階段患者的HIV抗體逐漸轉陰。而CD8細胞激活減少。

但是我們仍然認為進行及早抗病毒治療十分重要,而應用DTG+Maraviroc可以抑制HIV病毒整合,NAM可以激活儲藏庫,同時增強T細胞免疫應答。這個病例HIV DNA檢測不到,VOA無法釋放病毒,說明這一患者有可能成為第一例經過非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獲得HIV長期緩解的患者。不過,這個患者只是這個隊列中的1/30,根據反復提及的Sneller研究及RV254等研究,這個患者可能是一個治療后控制患者,即PTC。

而目前只跟蹤了ATI 64周,為時尚早,因此需要繼續觀察這一患者病毒學指標。

相關資訊

Nature:長效抗HIV藥物可能會問世,一次注射能維持長達24周

口服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是目前普遍應用的HIV治療方式。然而,許多長期服藥的患者由于多重耐藥性的產生,面臨治療的重重困境。除此之外,若患者沒有長期堅持每日口服治療,會造成患者耐藥性,病毒傳播導致新感染等一

NAT MATER:新型艾滋病藥物可實現一年給藥一次

長效卡博替拉韋(CAB)可以將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給藥頻率從每天一次延長到每月一次。然而,給藥量、注射部位不良反應和衛生保健監督是其被廣泛使用的障礙。

南非艾滋病首席科學家吉塔·拉姆吉因新冠肺炎去世

2020年4月1日,南非副總統馬布扎向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吉塔·拉姆吉表示哀悼。

The Lancet HIV:艾滋病治愈”全球第二人,“倫敦病人”身份公布

這一成功為將來使用基因療法治療艾滋病帶來了希望。

世界第二例艾滋病治愈案例 干細胞移植、基因編輯或為艾滋病治療提供新思路

艾滋病是一種由于感染HIV病毒而導致自身免疫能力缺陷的疾病,自1981年世界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發現至今,短短30多年間,艾滋病在全球肆虐流行,已成為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和社會問題,引起世界衛生組織及

艾滋病治療取得新進展:Cabotegravir和rilpivirine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得以確證

一項全球III期臨床試驗(FLAIR研究)證實了ViiV Healthcare公司的cabotegravir和Janssen公司的rilpivirine用于治療HIV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湖南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