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3.5億人受TA折磨!這個病,你我可能都有

2020-10-10 小飛俠 浙大一院

近日,日本著名女星竹內結子

近日,日本著名女星竹內結子

被發現在家中猝逝

終年40歲

日本警方初步推斷為自殺

亦有消息懷疑剛誕下次子不久的竹內結子

可能因產后抑郁癥自殺

提到抑郁癥

你會想到什么?

心情不好

矯情

還是“你就是想太多”

然而,真實情況是

根據WHO數據

從造成負擔的角度來說

抑郁癥已成為人類第二大“疾病負擔”

更嚴重的是

根據WHO預測

到2030年,抑郁癥將上升至“人類疾病負擔”第一位

9月,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

從國家層面向公眾傳遞明確信號——

抑郁癥并非簡單的“情緒低落”

它是一種需要盡早發現和干預治療的疾病

隨著這個文件的發布

“高中生、大學生體檢將篩查抑郁癥”

沖上熱搜話題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衛生日

今年的主題是“弘揚抗疫精神,護佑心理健康”

對我們每個普通人來說

也許我們第一步應該做的

就是正確地認識心理健康

抑郁癥是一種高發的精神疾病

就診率卻不到10%

“我覺得我這輩子完了。”8月初,小力(化名)在媽媽的陪伴下走進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精神衛生科門診,說完這句話后,他便不肯再開口。

經了解,小力是一所國際高中的高三畢業生,從小全家人都在為他出國念大學而努力,父母對他要求嚴格,他對自己要求也很高,將目標鎖定在美國的一家常春藤學校。

然而,就在高三這一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尤其是美國已成為重災區。小力的出國路一下子變得坎坷起來。因長期以來一直在為出國做準備,他也無法回頭參加國內的高考,小力出現了嚴重的厭學情緒,不愿意開口說話,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天。小力的父母同樣也非常迷惘和焦慮,更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小力。經檢查,小力已經患上了中度抑郁癥。

“為什么現在抑郁癥患者越來越多?這與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飛速變化、巨大壓力是密切相關的。”浙大一院精神衛生科主任胡少華教授說,“這不僅僅是一個醫療問題,更是社會公共衛生問題。”

青少年、孕產婦、老年人群、高壓職業,這是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的《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中重點關注的人群,將這些人群的抑郁癥篩查列入到體檢項目中。這也正是目前罹患抑郁癥的高危人群,而這四種狀態,不僅涵蓋了幾乎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不同人生階段,還涉及到我們的父母、子女、愛人、親友。

生活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里,每個人都無法避免會承受各種壓力,而人在這四種狀態中,可能面臨的壓力最大:

對于青少年來說,他們要面臨繁重的學業、父母的期待、對未來的未知;

對于孕產婦來說,孕期激素本就有所波動,再加上二胎政策開放后,她們直面養育兩個孩子的壓力,還有職場與家庭的矛盾;

對于高壓力人群來說,職場上激烈的競爭、35歲的魔咒、上升途徑的不暢通,都讓他們“壓力山大”;

老年人,因身體機能的下降,本就容易出現失眠、乏力等情況,各種新技術的層出不窮更是讓他們無所適從,還有一批老年人遠離故鄉、在陌生城市承擔著養育孫輩的繁重壓力。

全球預計有3.5億人受到抑郁癥的折磨,我國有超過9500萬抑郁癥患者,然而,因為種種錯誤觀念和認知,導致國內僅有不足10%的抑郁癥患者尋求治療,更多的患者成為沉默的大多數,日復一日地受著 “情緒黑狗”的折磨。除了心情持續低落,他們還可能會有思維遲緩、意志活動減退、認知功能障礙、軀體不適、睡眠紊亂、性功能減退、飲食紊亂等癥狀,如果不及時加以干預,病情很可能會持續加重,嚴重時患者會產生悲觀厭世情緒甚至自殺企圖和行為。

它不僅僅是“情緒的感冒”

沒有人對它有絕對的免疫

“抑郁癥是一種高發的精神疾病,終身患病率為6.8%,所以說沒有人對抑郁癥有絕對的免疫力。”胡少華教授說,“抑郁癥與人的性格有關,但不是說一個人性格開朗外向,就不會得抑郁癥,這是人們對抑郁癥最大的誤解,個性的特征只是決定罹患抑郁癥的風險。”

抑郁癥的病因和發病機制,傳統上主要有兩種假說,一種為應激亢進假說:患者在持續的壓力應激下,其腎上腺皮質不斷分泌糖皮質醇(又被稱為應激激素),長期低水平的糖皮質激素導致大腦海馬神經可塑性下降、神經發生減少;一種為單胺類遞質低下假說:患者腦內的5一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等單胺類遞質水平低下,而這些單胺類遞質是維持人體情緒與活力的重要物質。

近幾年,更多新的抑郁癥病理機制引起了世界科學界的關注。2018年,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精神衛生科雙聘教授胡海嵐在Nature雜志發表其團隊對抑郁癥發病機制的研究成果:抑郁癥的形成和大腦中的反獎賞中樞——外側韁核神經元的異常放電(簇狀放電)方式密切相關。

盡管有多種假說,但可以確認的是,抑郁癥是由生理、心理及環境等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遺傳、神經內分泌、神經免疫、個性特征、心理社會因素與發病緊密相關,并非只是單純的“性格”問題。

“有種說法把抑郁癥比作情緒的感冒,這肯定了抑郁癥是一種疾病,而并非只是‘矯情’或是‘心情不好’。”胡少華教授說:“但這種說法又不完全正確,感冒是可以自愈的,但抑郁癥不一樣,大多數抑郁癥,特別是中重度患者很難自愈,不規范診治可能造成慢性化和難治性。很多人會覺得抑郁癥患者應該靠‘頑強的意志力自己走出來’,這是大眾對抑郁癥的第二個誤解。”

但現實中,及時發現抑郁癥確實有一定難度,一方面,有些患者并未意識到自己已經患上抑郁癥,另一方面,礙于他人眼光或者社會壓力,抑郁癥患者可能會“主動隱藏”自己的病情。

另外,大家也要注意區分抑郁情緒和抑郁癥的區別,一般來說,抑郁癥有以下這些典型特征:

抑郁心境或悲傷

對于曾經喜歡的活動失去興趣或愉悅

突然或近期體重增加或體重減輕或食欲改變

失眠或嗜睡

感到不安或煩躁或言語和運動遲緩

疲乏或失去能量

感到無價值或內疚

難以集中注意力或者是做決定

經常想到死亡或自殺,計劃自殺或企圖自殺

“如果發現自己或發現身邊人持續兩周以上出現以上癥狀,并且嚴重影響到社會功能,包括學習、工作、社交等,建議盡快就醫。”胡少華教授說,“但這些只是抑郁癥比較常見的病癥,也有可能有些抑郁癥患者把自己‘隱藏’得較深,這就需要身邊人能細心地發現,一般如果某人的說話方式、行為舉止突然發生改變并且持續了一段時間,就要引起警惕。”

經系統科學治療后

70%以上的抑郁癥患者可以治愈或得到有效控制

如大部分疾病一樣,抑郁癥也有從輕度到中度再到重度的發展過程,盡早發現的意義就是在抑郁癥患者還處于輕度癥狀時就可及時干預,如果發展到中重度,治療難度會大很多,而且復發的概率也會加大。

好消息是,對于抑郁癥患者,只要接受科學系統的治療,大部分都可以治愈或者得到有效的控制,目前對抑郁癥的治療方式包括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物理治療(神經調控技術)等。

“對于輕度抑郁癥患者,我們主要先進行心理治療。”胡少華教授介紹說,“對于中度和重度抑郁癥患者,我們必須首先進行藥物或物理治療,等到癥狀大部分好轉再配合心理治療。目前,浙大一院精神衛生科針對抑郁癥患者正在開展國際先進的神經導航經顱磁刺激(rTMS)和經顱直流電刺激(tDCS)等新型神經調控技術。”

目前主流的抑郁癥藥物作用為提升人體內的多巴胺、5一羥色胺等激素,首次用藥的有效率可以達到60%至70%,但臨床中有20%-30%左右的抑郁癥患者屬于“難治性抑郁癥”,可能需要聯合用藥,或者加用增效劑。

對抑郁癥發病機制的不斷深入研究,也使得更多有效的藥物的研發成為可能。目前,浙大一院胡海嵐教授團隊正在進行研究成果轉化為臨床應用的研究,其發現氯胺酮可以阻斷韁核神經元的異常放電,但由于氯胺酮具有成癮性,所以該團隊正在試驗用某種安全藥物代替氯胺酮,在機制上實現同樣效果,發揮有效抗抑郁的作用。

“要特別提出的是,患者服藥后,千萬不能因為自我感覺好了就隨意自行停藥,還是要進行復診,經醫生專業判斷后進行鞏固治療。”胡少華教授說,“抑郁癥是一種高復發的疾病,根據研究,抑郁癥第一次發作,復發概率約為50%,如果復發兩次,那再次復發的概率高達90%以上,幾乎可以說是百分之百復發了。而科學系統的治療可以大大降低復發率,70%以上的患者可以治愈或得到有效控制,所以一旦發生抑郁癥,建議立即就醫,并要在經過醫生專業判斷后,才可以停止治療。”

“像小力,他是個追求完美主義的孩子,他的家庭整個氛圍都是如此,再加上疫情這件重大的突發事件對他的人生規劃造成了巨大沖擊。我們在對他用藥的同時,用正念治療法重新激發他的人生興趣點、人生價值感。”胡少華教授說,“同時也從他的家庭著手,改變他的家庭氛圍,家人、朋友對抑郁癥患者的理解和包容非常重要。”

經過系統治療后,小力已經大大好轉,并且重新制定了人生目標——找尋新加坡或其他國家的學校,家人也降低了對小力的要求,不再苛求他“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完美”。

另外,專家還強調,對于抑郁癥患者來說,“你別想這么多”“一切都會好的”“你怎么能這么想”等這些用語非但沒有勸慰作用,而且可能會加劇患者病情。抑郁癥患者最需要的是理解和共情,理解他們確實是“生病了”,并不是簡單的“心情不好”,要讓他們及時就診,如果對于重度抑郁癥患者,則需要24小時陪伴,避免他們發生自殘或自殺行為。

“大家對抑郁癥的認識還是在不斷提高的,這些年也會有一些有抑郁、焦慮等情緒問題的人前來就診,他們可能還不屬于‘癥’的程度,但如果任由其發展,也很可能會最終進展到抑郁癥或焦慮癥。”



版權聲明:
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梅斯醫學”或“來源:MedSci原創”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梅斯醫學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梅斯醫學”。其它來源的文章系轉載文章,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轉載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在此留言

相關資訊

疫情后更需關注精神心理問題,恢復社會功能是抑郁癥終極治療目標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衛生日,今年的主題為“弘揚抗疫精神,護佑心理健康”。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的公共衛生是個大挑戰,對民眾精神心理健康也是考驗?!督】抵袊?/p>

J?Gastroenterology:慢性胰腺炎的持續嚴重疼痛與嚴重抑郁癥的遺傳位點相關

疼痛是復發性急性胰腺炎(RAP)和慢性胰腺炎(CP)的最令人難受的癥狀,通常需要慢性阿片類藥物或全胰切除術以及胰島自體移植來治療。

J Clin Psychiatry:長期使用艾司他明鼻腔噴霧劑加新OAD可有效且安全的改善患者的抑郁癥狀

本研究旨在評估艾司凱明鼻腔噴霧劑加新型口服抗抑郁劑(OAD)對耐治性抑郁癥(TRD)患者的長期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結果已在線發表于J Clin Psychiatry。

Alzheimer's & Dementia:認知正常老年人的抑郁癥篩查影響因素

老年人的抑郁癥與更差的主觀和客觀認知表現,較高的阿爾茨海默?。ˋD)和相關癡呆癥發病率,以及神經退行性腦部病理相關。

醫生點名:抑郁癥喜歡向這三種人打招呼,希望你不在其中

全球約有10億人受到精神健康問題的影響,平均每40秒就有1人死于自殺,這個數據是可怕的。

Diabetes Care:降糖藥和抑郁癥發病率的關系?

基于人群的數據表明二甲雙胍對抑郁癥具有益處。該證據可應用于指導有發展為抑郁癥風險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治療。

湖南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